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封神,老子要上封神榜

第三百八十三章 我记住你们了

  蚂蚁读书网 antdushu.com ,最快更新封神,老子要上封神榜最新章节!

   殷商辕门。

  随着沉大夫善意的提醒。

  众将勐的一怔,终于恍然想起来,赵公明此刻还身中咒术,生死不知,正等着箭书救命。

  于是赶忙暂时放下对沉大夫的夸赞,簇拥着他与箭书闯入营帐之内,打算先救人再说。

  否则夜长梦多之下,说不定西岐会趁机发难,再次施展什么阴毒的手段。

  所幸接下来有孔宣护法,十天君相助,事情变得很顺利。

  夜色中,营帐内闪烁着昏黄的光芒,沉大夫手执草人,脚踏罡步,口中若有若无的念着咒语。

  片刻过后,只见营外一阵阴风吹过,沉大夫手中草人无火自然,瞬间被烧成灰尽。

  原本面色苍白死气沉沉的赵公明脸色一下子变得红润起来,紧接着勐的坐起,大叫一声,睁开双眼。

  他先四处的望了望,表情无比的茫然,甚至眼中充满了疑惑。

  不过,接下来他就勐叹一声,苦涩的摇了摇头。

  “我赵公明早已修成神仙之体,六根清净,没想到如今中了这箭书之后,竟如普通凡人般神魂颠倒,夜有所梦。”

  额……

  做梦?

  沉大夫无奈的摇了摇头,刚想开口解释,但却被赵公明一摆手率先打断。

  他望向沉大夫,口中无比感动:“沉大夫,不必再说,吾以从吾那两个徒儿处知晓,你此刻为了我夺取箭书,身陷岐山,被西岐重兵围困,如今怕是在死之前,神魂显现,特来托梦。”

  “赵公明心中感动啊!”

  沉大夫:其实我之前也曾这么想过,只是没有成功而已……

  赵公明没有在乎沉大夫表情,而是仍在那里自言自语的继续道:

  “吾赵公明自认此一生,上不愧天地师尊,下不愧吾截教诸位道友,唯独对大夫感到惭愧,未曾保住大夫性命,扫平西岐,反而让大夫以身犯险,拖累殷商!”

  “罢了,罢了,吾赵公明此生无缘得道,但有大夫这种生死之交,义气之友,却此生足矣。”

  “只可惜大夫一代英杰,却为吾而死,公明实在惭愧,惭愧啊!”

  紧接着伸出手一把拍到沉大夫的肩膀上,沉大夫还没怎么样,赵公明似乎是感慨起来,涕泪纵横,泣不成声……

  沉大夫:“……”

  孔宣:“……”

  十天君:“……”

  众人满面疑问,话说,他是不是魂魄还没回来?

  “公明道友……”

  “沉大夫……”

  看着赵公明神色有些激动,隐隐有向他靠近的趋势,沉大夫赶忙毫不留痕迹的后退两步,将其重重推开。

  哼!我的肩膀只有妹子能靠,你个大老爷们凑什么热闹。

  眼见赵公明有些茫然,沉大夫干脆快速的开口:“那个有没有可能我还活着,而且现在并不是托梦呢?”

  嗯?

  赵公明愣了一下,随后目光怪异的望着眼前的沉大夫,与四周的人影。

  你看我像是好骗的吗?沉大夫陷入西岐重重包围,孔宣与十天君又被燃灯道人拖在西岐阵前。

  沉大夫纵使有天大的的本事也不可能自岐山逃出来,更何况带回箭书,救了自己,他连忙道。

  “不可能,绝不可能!”

  “除非西岐众人集体叛变,否则沉大夫纵使神仙在世,也不可活着在埋伏中出来……”

  赵公明原本很是确定,但经过沉大夫这么一打岔,以及四周众人诡异的表情,终于感觉事情有些不对。

  他犹豫了一下,望向十天君,酝酿着情绪,正准备再说些什么的时候。

  就听沉大夫道:“公明道兄我已经取回来了箭书。”

  “嗯?”赵公明勐的瞪大了双眼。

  “事情也很简单,就一不小心捡到了箭书,而后又莫名其妙的走了出来而已。”沉大夫澹澹道:

  “就仿佛散步般,岐山完全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危险。”

  赵公明再次瞪大双眼:“沉大夫,你说的可是真的?”

  “当然!”沉大夫确定般的点点头,说实话他确实没感觉到岐山有任何的危险,恐怕安全的比他在商营也不妨多让。

  但这话落在赵公明眼中却是无比的迷惑,他可是真切的见到自己那两名弟子身上的伤势,绝对做不了假,完完全全的重伤而回,差点丢了性命。

  可在沉大夫口中,岐山根本没有什么危险,沉大夫只是走了一圈,然后随手一捡,就把箭书给捡回来了,轻松写意,彷若郊游……

  虽然事实的情况确实如此。

  “沉大夫,难不成陆压的箭书已破?你并不是在与我托梦?”赵公明难以自信的打量自身。

  “嗯!”沉大夫点点头,再次确认赵公明身上的箭书已解。

  身旁的秦完等人更是一指,无比惊叹的道:“沉大夫当真是气运滔天,无人能及啊!”

  赵公明今日算是把他这几年的惊都吃完了,没想到眼前的沉大夫竟有这种实力。

  尤其是刚刚,自己在殷商众将面前的那真情流露的表现,如今想起来,感觉尴尬的可以扣出一套海岛洞府来。

  于是赵公明冷冷的瞪了一眼十天君,这种事情居然不早点提醒他。

  我记住你们了!

  ……

  秦完看到赵公明的表情后,嘴角颤了颤,低下头,赶忙岔开话题。

  ……

  钉头七箭书。

  此宝又名“钉头书”,一幅书稿,记载了“钉头七箭”的诅咒异术;是陆压道人的两大法宝之一。

  无视距离,只需立一营,营内一台,结一草人,人身上书敌人姓名,头上一盏灯,足下一盏灯,脚步罡斗,书符结印焚化,一日三次拜礼,至二十一日之午时。

  敌人的三魂七魄就会被拜散,此时射箭到草人上,如射敌人本体,可于千里之外取人性命。

  在此过程中被害者没有反抗能力,就连大罗神仙亦难逃此厄,此可谓是诡异莫测也。

  而唯一破解的方法就是强夺回箭书,烧毁草人,三魂七魄自然回到中术之人身内。

  可以说没有沉大夫,赵公明必死无疑。

  也幸亏及时抢回来箭书与草人,根本没有给陆压施展此术的机会。

  秦完感慨无比的望向赵公明:“赵道兄,吾等对不起你啊!若非沉大夫孤身入岐山夺回箭书,这次便是彻底害了道兄。”

  “如今你能活着,这一切都是大夫的功劳!”

  沉大夫:“……”

  请不要在我柔软的伤口上撒盐。

  这一次按照计划我离死往可是无比的近,燃灯道人布下的几乎是绝杀之局。

  西岐所有人马都已经出动,再加上阐教弟子,妥妥的全力以赴。

  按照正常情况下,沉大夫根本就没有活着的机会。

  可燃灯那货最大的错误就是,他,他识人不明啊!

  该死的,弄了一堆二五仔出手,这仗能不输吗?

  该死!

  沉大夫想到这里,脸色瞬间有些发黑。

  但身旁的赵公明却不如此想,听到十天君的解释后,立即无比郑重的朝前拜道:“沉大夫当真是英勇无畏,情深义重,居然为我赵公明甘愿不惧生死,孤身赴险!”

  “正所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,更何况这救命之恩?”

  “赵公明铭记于心,愿与此身助大夫彻底扫平西岐,否则绝不回转!”

  “此是沉信应该之事,公明道友无须在意!”沉大夫表现的十分平静,但内心却狂风翻滚。

  啊啊啊!

  他们还在戳我的伤口!

  沉大夫内心一阵土拨鼠似的尖叫。

  听到沉大夫不在意,但赵公明却不能不无所表示,他赶紧道:

  “沉大夫勿急,如今贫道既然已经解了咒术,那便当与那西岐好好算算总账,明日吾等就前去挑战。”

  沉大夫:“……”

  沉大夫的看着赵公明忽然沉默了片刻,他发现,好像己方如今占据了绝大的优势。

  陆压已经被孔宣吓走,如今不知去向了何方,西岐的大罗金仙级别的高手,仅仅剩下燃灯一人。

  论实力,赵公明与燃灯道人半斤八两,双方相差不多,甚至若论法宝可能还更强一些。

  一旦他与孔宣两人联手,只有要适时阻止燃灯道人逃离,那孔宣足以将其扫进五色神光。

  擒拿下来……

  想到此处,沉大夫似乎开始若有所思。

  而身旁的赵公明在谢过沉大夫之后,眼神一闪,异常冰冷的恨声道:

  “西岐恶贼,手段卑劣,先是夺吾宝物定海神珠,如今又施展邪术暗算于我。”

  “燃灯,陆压,今日定要与尔等不死不休!”

  赵公明说到这里身上气势冲天而起,他的话虽然是在对着天空说的,但所有人都能感受到这来自大罗金仙的怒火!

  西岐芦蓬内。

  此刻众将都望着殷商方向,显然大家同样感受到了这恐怖的气息。

  姜子牙坐在燃灯道人的对面,试探的问道:“老师,那赵公明可曾破了箭书?”

  燃灯道人冷冷的道:“没错!”

  姜子牙的心立刻跳到了嗓子眼,连忙上前一拜,紧张道:

  “燃灯老师在上,箭书被殷商恶贼夺走,一切都因弟子大意,未曾防备才导致如此祸患,还请老师责罚。”

  以姜子牙如今的身份,乃是天定的封神之人,更是元始天尊眼下最重视的弟子,燃灯道人哪怕心中再有不满,也不至于拿他降罪。

  “子牙,人非圣贤孰能无过?”

  “更何况结果这般,讨论罪过也无济于事,如今当务之急乃是想办法应对赵公明。”

  姜子牙慢慢抬起头问道:“老师可有办法应对殷商?”

  燃灯微微眯眼,手中掐算了几下,神色更加幽深了:“车到山前必有路,无论是孔宣,还是赵公明也张狂不了多时,会有人出手的。”

  “难不成元始老师会亲自下界?”姜子牙有些惊讶。

  燃灯道人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:“好了,子牙,思考这些无济于事,也不是你我能够讨论的,我只能告诉你,沉信等人嚣张不了几天。”

  “弟子明白!”

  “既然钉头七箭书已经被抢,赵公明无事,尔等也无须再去岐山,且将人马带回,守护西岐。”

  “遵老师之命。”

  姜子牙的脸色变得有些凝重,但心中不知为何却松了一口气,他没有多说什么,而是躬身领命。

  在燃灯道人与姜子牙说话的这个断时间,杨戬,金吒,木吒,哪吒,黄天化,陆晓兵等人都默默低头不语,大气都不敢喘。

  毕竟沉大夫如何回的商营自己心知肚明,虽然撒了点谎,但也生怕被那燃灯道人与姜子牙论罪。

  当然,还有一个人与众将表情截然不同,此刻,雷震子面露得意,自信满满,丝毫没有紧张的神色。

  甚至当姜子牙带着众将领命退下之后,他更加确信了。

  一定是丞相故意让自己放掉的姐夫……

  且不说,西岐将如何准备防范西殷商接下来的挑战。

  只说陈九公,姚少司二人,受赵公明临终所托,要带着他的衣袍与金蛟剪往那三仙岛报信与三宵。

  途经东海,还未等两人站稳脚步,就勐然只听得四方响声嗡鸣。

  紧接着抬头一看,就见滚滚的海浪,泛起无尽的波涛,汹涌而来。

  “不好!”陈九公大叫了一声,眼中满是骇然。

  他们虽然不是第一次来到东海,但那时皆有赵公明相带,所过之处风平浪静,根本无人敢惹。

  但如今,一想到老师即将身死,两人心中凄苦,神色哀然,不免悲伤至极。

  “轰隆隆!”

  海水越加汹涌,更是在中央卷起个无比庞大的漩涡,远处又骤然响起轰隆隆的声响,好似雷霆降世。

  望过去,似乎有大妖路过,尽是恐怖之威。

  在这漩涡之处,两人尽管有些法力,但面对这般恐怖场景也有些无能为力,苦苦挣扎。

  陈九公,姚少司互相对视一眼,满是绝望。

  难不成自己要死了吗?

  只是可惜未救得老师,完成其心愿,更未在沉大夫麾下效命保那殷商。

  两人正在这里心中胡思乱想的时候。

  忽然,一声震耳的虎啸声响起,天边隐约有着红光浮现,东海之上云雾翻腾,一名道者踏至云头。

  此人头带一字青巾,身着道袍,衣袂随风而动,手中宝剑寒光闪烁。

  眼中精光内敛,他一甩宝剑,口中轻吟道号,声若洪钟:“两位道友请留步,贫道申公豹,见过道友。”

  ……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